南宁旅游分享中心

灵水村——第九章、抓鬼

填海石2019-11-14 14:04:28

       一道黑影闪过,周本易没办法也不忍心抛下受惊的媳妇去追,只得眼睁睁看着黑影溜走。

  由于距离有点远,酒后又有点头晕眼花,他分不清黑影是人是鬼,也分不清是一个还是两个或者三个。想来,黑影怕人,即使是鬼,也应该不是恶鬼,如果是人,那即便不是恶人,也肯定是见不得人。

  浑浑噩噩地回到了家里,周佳佳早就吓得魂不附体了,难为她有一颗男子一般的心,遇到鬼神,倒跟其他女子一样的胆怯、娇小、可爱了,这样的她更平添了几分迷人色彩。在酒醉的周本易眼里,秀色可餐,许她无尽柔情,好像只有这样,才能让这只受惊的小母马变得温顺可人。

  周本易趴在周佳佳身上,极尽酒后的野性,周佳佳也不言语,也不做作,任凭他肆虐。她的眼神中不再有刚才的害怕了,好像周本易的勇敢,可以通过某种特别的模式传输给她似的。

  酣畅淋漓之后,两人静静地躺在床上,夜很深了,六间房已经漆黑,月光洒进来的皎洁,和两个赤裸着身体的洁白遥相呼应,倒也是不错的风景。

  “哒哒哒”

  一阵很轻的下楼梯声音传到周本易耳朵里。六间房都是木头做的楼梯,所以走的即便是再轻,还是会有声响,何况六个房间联通,声音的传送就更加明显了。平时大家都潜移默化的习惯了辨别声音的来源,因此,周本易一听就知道这个小心翼翼的走楼梯声音是林巧屋里发出的。说了也奇怪,这样蹑手蹑脚的声音,当她走进阁楼后,就变得放开脚步了,一点都不怕惊醒了儿子建昌。



  “半夜三更还叫我去拿水,怎么不干死(渴死)你”林巧骂建昌时的声音就更大了,只是没有听到建昌的回应,甚至都没有听到他喝水。

  周佳佳枕着周本易的肩膀睡着了,文弱弱的周本易不像庄稼人那样有粗壮的肩膀和胸膛,但周佳佳娇小,枕着到也是协调。周本易却睡不着了,不知道是不是喝酒太多,还是因为那道黑影,又或者是因为刚刚野性太足,更或者是林巧带来的一阵叮叮当当,反正他失眠了。心里有一种说不清的感觉围绕着他,本以为是林巧发出的声音太大,可是后来林巧也睡了,四周寂静了,那种感觉还是没有消散。

  与其说,周本易一大早起床去找周明易,还不如说他是一夜未睡等天亮了就去找周明易。清早,听到第一声咳嗽,肯定是周明易的,他烟吸的多,早上自然是一阵扰人的咳嗽。大家都烦周明易,早上起的特别早,还要撕心裂肺地咳上一阵,好像早上的公鸡,啼得满世界知道,生怕漏掉一个人太阳就不能安安稳稳升起一样。

  这样的习惯,对于周佳佳这样的新媳妇来说,开始是很不习惯的,后然倒是很习惯了,这个就叫入乡随俗吧。可是也有随不了俗的,那就是周明易的大儿媳妇李采薇了,结婚那么久,还是不习惯,不习惯也没有用,不习惯还是要听,因为咳嗽也憋不住。为啥说随遇而安的人是幸福的,估计门道就在这里头吧。

  “大阿哥”(大哥)

  两人的对话开始了,周本易把昨晚见鬼的事情告诉了周明易,也把那道黑影告诉了周明易,还把林巧给周建昌倒水的事情告诉了周明易,更把他一夜未睡的感觉告诉了周明易。都说女人有第六感,谁也没有说,男人就不能有第六感,大清早的,这对兄弟就是在探讨感觉,却没有证据。

  很快,灵水村的鬼故事里,又多了周佳佳和周本易月圆之夜,在灵水桥遇见鬼怪。说实话,这对夫妻并不是什么八卦的人,更不会以讹传讹,照理来说,很多人都撞见过鬼,就偏偏他们俩撞鬼,被说的沸沸扬扬。起初,周佳佳也就跟近亲的几个人说了一下,倒是林巧特别感兴趣,逢人就说周佳佳和周本易在灵水桥遇见鬼。有人问周本易,他也兴致勃勃地说起见鬼的事情,说的是生龙活虎,还赌咒发誓,见得肯定是鬼,只可惜周老先生没有教他抓鬼之术,所以只得让鬼跑掉。其实谁也没有听说过周老先生有抓鬼之术,但这种情况下,谁还不是听个热闹和刺激,越多情节加进去,这个鬼故事越是惊悚有味。

  即使过了好几天,大家都还沉浸在这个故意里。大家见周本易对这厉鬼深信不疑,大家又听林巧发广播一样四处宣传小叔夫妇遇鬼之事,大家还品周佳佳一脸恐惧的神态。坐实了灵水桥有鬼,却谁也没有发现这中间只是各怀鬼胎罢了。

  一来二去,风风雨雨地过了半个多月。灵水村的秋更深了,早晚开始有点凉意了,燥热的时光接近尾声,该是要进入晚秋了,很快就是冬天了。

  以前林巧总喜欢热热闹闹跟着大家一起去后面河边洗衣服,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,她习惯了自己一个人洗,一定要说有人,那就是河对面的周振南。两人对着河洗衣服,也不言语,除了林巧生孩子的时候,周振南冲进了产房以外,他们几乎没有交集。

  天冷了,夜也黑的比以前早了,好几天都是秋雨,终于这几天不下了,星光透进窗户,撒在床沿上的感觉很美。大家都早早地躲在被窝里了,被窝的温度已经从热变成温暖了,凡是温暖的东西,自然招人喜爱。很快,大家在温暖中沉沉入睡。

  “哒哒哒”

  又是林巧给周建昌去楼下倒水的脚步声,没人接她话,也没有任何不合时宜的回音,大家真的都睡得很安稳舒适。

  林巧走出了家门,两个黑影跟着出了六间房。

  今夜的灵水桥,注定不太平,即使整个灵水村都安静了,可是灵水桥这个“炸弹”,必然要爆炸。说来也搞笑,天天说外头在打仗,可是穷乡僻壤的灵水村都只是听说而已,枪炮子弹都没有来,居然在秋夜,灵水桥自己“炸开了锅”。

  嗯嗯呀呀的鬼叫声在灵水桥上空晃荡,晃得没有一点畏惧。鬼,何惧人呢?因为只要是人,都信鬼,也都怕鬼。可是今夜的人还真的胆大包天,不怕鬼了。



  周振南被五花大绑绑在了林巧家门口的大柱子上。当年,六间房门口的大柱子都是四邻八舍津津乐道的,每一根都有大象腿那么粗,这样大的木头,架起六间房,真当是壮观。可是这么多年下来,这些柱子已经不像当年那么壮观了,不知道是人们见识得多了,还是,风雨侵蚀了它们,更或者它们也有年龄,然后它们老了,不再是挺直身躯,威武不屈的样子了。但是,即使再腐朽再脆弱,绑个周振南是绝对没有问题的。

  周明易和周本易站在道场上(房屋门前的空地)团团转,两人也不言语。林巧衣衫不整、披头散发地瘫在廊檐的台阶上,半坐半躺地像一滩烂泥。在她不远处就是被绑的周振南,半裸着身体,在这种露重的深秋,极度不协调。

  “对,她是被强奸的”

  “绝对是被强奸的”

  “你,是被强奸的”一向息事宁人的兄弟二人,恶狠狠地对林巧说,林巧只是哭,瘫地差不多要渗入泥土里了。

  东边露出了一点点的红,像林巧哭红的眼睛,可是到这个时候,哭有什么用呢?明明是人,偏偏要做鬼事,见不得人的鬼事,人岂有怕鬼的道理,何况你还不是鬼,只是个假鬼,被抓是最自然不过的事情了。

  周振南什么都不说,仰头看着天空,好像在跟谁对话,或许是空气,或许是树木,也或许是他死去的媳妇。这个世界,谁会听他说话,只有空气、树木、和死了的媳妇,可是现在开始,或者应该说很久以前就开始了,他的媳妇也不会原谅他的所作所为了。可是这都是命,就像他媳妇会死一样,都是命中注定的,谁能逃脱了,谁也没有办法逃脱了,只能认。

  周明易转身走了,留下周本易看着这对男女,周家兄弟从来都不是大恶的人,也不铁石心肠,可是遇到这样的事情,他们只能不顾别人来维系自己家的尊严了。说狠心也罢,说失策也罢,说做了该做的事情也罢,反正现在的事情,已经不是任何一个人能控制了。


Copyright © 南宁旅游分享中心@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