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宁旅游分享中心

【灵水出品】我的选择

灵水2019-06-18 18:08:24

——对郭初阳关于《陈情表》的质疑的处理

  读研时曾经有同学说我像郭初阳,我听了一惊,因为那时我不知道郭初阳是谁,我和他有什么关联呢?上网一查,才知道他是语文界的新锐老师,那时他刚出版了《言说抵抗沉默》,就网购了一本来看。果然,够新锐!通过他的这本书上关于《项链》等课的教学实录,我可以看出,他赋予了语文课堂以学术的深度、理性的光辉、民主的思想和自由的思考方式,从而极大地扩展了语文课堂的文化视野,提升了语文课堂的文化品格。之后我不断搜集他编的或写的书,这样直到看了他辞职后著的《一个独立教师的语文之旅》。在叹服的同时,我更加吃惊,不禁自问,我像他吗?

  老实说,就语文教学的追求来说,我确实有几分像他,因为我也从来不是那种满足于单纯搞应试教育的人,我梦想我的语文课能培养独立思想的公民,以及有责任担当和诗意情怀的人。但就对文本和现实的批判性来看,我远不及他的犀利和不羁。从小学到中学的课本中所选的文本,他加以批驳的不在少数。其中就有我在高中教了很多遍的《陈情表》。

  尽管我对李密自称为“亡国贱俘”,并对司马王朝感恩戴德一直心有微词,但是他的“孝”我还是倾向于肯定的。郭初阳却说“陈情表”无异于“残肢令”,“李密为了躲避司马炎的侵近,学习壁虎,自臀处断裂,残躯踽踽离去,剩一截灰色尾巴兀自一抽一搐;其实就其掏心揪肺而言,更似海参,扭扭捏捏地逃开,却将寸断肝肠,自肛门一气呵出,成为尾随者津津咀嚼千年的佳肴”,《陈情表》也就成了“奴化教育的绝佳范本”。

  这篇文章触目惊心,那么教了这么多年《陈情表》的我也是这样的“尾随者”吗?我开始再次审视这篇被誉为千古佳作的文章。但我不想把自我的反思直接给我的学生,也不想把郭初阳的质疑作为真理灌输给学生,于是就把郭初阳的质疑归纳成三个问题抛给学生:一、把荒淫统治的司马王朝违心地称为“圣朝”,这是否是人格的缺位?二、四五百字的文章里,以“孤弱” “孤苦” “茕茕孑立,形影相吊” “微贱”“至微至陋”“辛苦”……甚至文章末尾的自比为狗与马来自扮可怜,是否是尊严的丧失?三、以赡养祖母来推辞做官,是否是以年迈病重的祖母为挡箭牌,让人怀疑他“孝”的真实度,是人性的缺失?

  没想到学生们大多对郭初阳的质疑并不赞同,而纷纷表示自己如果是李密,情愿选择亲情。首先,李密原来所在的蜀汉王朝也并不能说就是圣朝,从刘禅向来被视为扶不起的阿斗就可知道,而为一个昏庸的王朝去得罪另一个昏庸的王朝完全没有必要,毕竟晋朝和蜀汉同为中国人所建立的王朝,又不是外敌入侵,李密做了汉奸。更何况,蜀汉已经灭亡,此时对它尽忠已没有实际意义,当务之急自然是为祖母养老送终,如果逞一时之快,激怒了司马炎,李密必定会人头落地,那祖母谁来照顾?再说个人力量对抗一个专制政权的权威,也不是明智之举,纵使是摇尾乞怜,但为了祖母能得善终也是值得。至于李密在信中陈说的对祖母的深情,应该不是虚假的。毕竟祖母对自己有养育之恩,“乌鸟私情,愿乞终养”实在是人之常情,何来虚假之说?而选择亲情不正是一种人性的体现嘛!

  郭初阳的质疑自然有郭初阳的依据,学生们的回答自然有学生们的道理。十六七岁的高中生比较关注的往往是友情,深深憧憬的可能是爱情,最易忽略的却常常是亲情、孝情。他们在我的课堂上能如此看重孝道,我还是很欣慰的。但我也希望他们真的是理性地对待这种权势威逼下的亲情选择,而不是郭初阳所担心的“战栗在权力的阴影里”。

  最后,我要说,如果说许多语文老师和他们上的课是墙,那么我想达到的是郭初阳的高度:他和他上的语文课则是窗,——一扇干干净净、透明的窗。愿我的学生们能透过这扇窗自己看到别样的风景。


Copyright © 南宁旅游分享中心@2017